×

新闻动态NEWS

+-
摄影,仅仅是为了好看吗?学习这些技巧,让你时间:2020-03-26 16:01

在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在读图时代,好看的当然能吸引更多的眼球,但是,很多好看的,仅仅是好看而已,看过那么多,还记得多少?

摄影艺术是大步向前发展的艺术,摄影手段不断丰富,它的观念不断更新,从纪实艺术到抒情艺术;从瞬间艺术到时间艺术;从减法艺术到加法艺术;从发现艺术到发明艺术;从现实艺术到幻想艺术;从单纯艺术到综合艺术……。

“艺术所做的,只是发动我们的想像。”德莱辛,如今的摄影艺术不再是细流成河,而是百川汇聚洋洋大观。

许多富有强烈创作意识的摄影家不仅仅把相机做为纪录现实的镜子,而是在构思中创造着富有艺术魅力的形象。长期以来,摄影创作受着自然主义,摹写现实的束缚。强调构思,特别是以构思取胜的作品,可以说是对自然主义的一个惩罚,是摄影艺术创作的一次飞跃。从艺术的本质来说,没有构思就没有提炼,没有提炼就没有典型,没有典型就没有艺术。强调构思将使摄影更切近艺术的品格。

在构思中创造美要用辩证法的头脑,驱逐形而上学的幽灵。人们已经看到,而且将会越来越多地看到:摄影家们用公正的判断,建设者的精神,澎湃的激情,丰富的想象,熟炼的技巧所创作出来的作品,必将为人们开辟一个崭新的视觉王国。

在表现动物世界的摄影作品里,《豹子的晚餐》是一幅气氛浓烈、形象鲜明,富有悲壮意味的优秀之作。

这一瞬间十分难得。在莽原密林中,夕阳西下,一天就要过去,一只饥饿的豹子把它的猎获物拖到树杆上去饱餐。那豹子高翘着尾巴得意的姿态和被强食的可怜的山羊,都生动地表现在画面上;背景中那大而圆的落日,既增加了画面的美感,又增添了“晚餐’的气氛,更有些悲惨呼叫的余韵。这是作者巧妙地利用1000毫米的望远镜头(说是50毫米望远镜头加增倍镜拍摄从而取得压缩空间,放大景物,用自然环境来烘托画面主题的结果。

体育摄影一般都表现健美、速度和力量,所以摄影师往往把镜头对准紧张、激烈、优美的场面。而这幅荣获西班牙雷马斯国际体育摄影展览金牌奖的《为最后一名鼓掌》的作者却匠心独运,他没有去拍运动场上佼佼者的风姿,也没有去拍为胜利者欢呼雀跃的浪潮,而是把镜头对准了竞走比赛的最后一名疲惫不堪却又坚韧不拔的形象上。

作者以敏锐的眼光,不仅把镜头对准这位败而不馁的运动员,而且更对准那些由衷赞助的观众,白色调的奋斗的少年运动员,衬在黑色调的充满爱护和鼓励的支持者人群上,溶成了一幅温暖人心的画面。

在体育摄影比赛中,评委们把金牌授予这一幅作品是很有道理也是发人深思的。这对我们在各种摄影活动中选择什么题材的问题上颇有启发。

李兰英是位著名的舞蹈艺术摄影家,她的贡献在于把许多舞台上转瞬即逝的舞蹈艺术造型凝固在她的影作品里,演员、观众都能从容地观赏,品味这些生动优美的形象。应该说,这些作品不仅是摄影家的再创造而且是舞蹈艺术的必要的补究。

捕捉舞蹈造型的典型瞬间确实是舞蹈艺术提影的精髓。舞蹈是通过优美的形体和动作来表达人物的思想感情,使观众在婀娜多姿的舞距旋律中得到艺术享受。《旋律》这幅作品就恰到好处地捕提了英国著名芭蕾舞演员玛诺拉一个极为优美舒展的动作瞬间。她双程轻舒,身姿轻盈,表现出一种专注向往的神态,自然流露的情结画面上不仅

形体动作富有美感,而且极富音乐感,那手臂,衣裙、足尖、似乎都融化在音乐之中,都在随着旋律舞动。这幅作品题为“旋律”,可谓道出了形体与音响交融的意蕴在舞台艺术摄影中,有人主张影像要实,以细致刻划形象;有人主张要虚,以表现形体的动感。李蕊英则主张虚实结合:太实览元余,峡动感和韵味,太康,模一片,看不请上体,印象也没。她张实其轮那,以充分展现造型美,神态美:虚其痰体、衣,以表现动感去向,活泼画面。

舞蹈是以经过构思、提炼、美化了的人体动作为主要表现手段的艺术。而作为摄影艺术,如何通过摄影特有的造型语言将舞蹈的动作性强调出来,夸张出来,美国摄影家吉洪·比列的《幻影》可以说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英国著名文艺理论家帕特儿说过:“现在的一切艺术都趋向于音乐。”动人的舞蹈总是以音乐为灵魂的,一旦舞蹈家用形体动作为旋律、节奏的抑扬顿挫表现出来就格外富有魅力,这也正是摄影镜头抓捕的时机。

舞蹈演员动作旋律的延续,自然给人们以无限深远的美感,然而要用单幅照片来拍摄,却往往使人感觉瞬间造型好拍,旋律的起伏难表。而《幻影》这幅作品,恰恰是巧妙地运用了慢门拍摄与多次曝光的技巧,将舞蹈演员富有旋律感的动作起伏与延续表现出来,取得体如轻风动流波的审美趣味。

许多摄影家在舞蹈摄影中十分重视瞬间美感的捕捉,同时也十分注意环境气氛的渲染与烘托。舞蹈的环境是非常有限的,而他们善于在有限中利用舞台上的各种特征,从各种角度来追求一种动作与诗情交汇而成的奇幻意境,充分展现摄影艺术的独特魅力。

《舞》这幅作品曾被《大众摄影》杂志选为赠送读者的年历作品,赢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画面上低垂起伏的紫红帷幕占了很大的面积,其边缘层次消失于暗黑的背景,在这种深沉热烈的环境中,三个舞者寄身于奇幻的世界。

艺术创造性的重要表现之一就是突破局限。例如,摄影是“瞬间艺术”,能否用来表现时间过程呢?能否在一个画面上表现出若干空间的细合呢?经过多年的摸索、实践创造,人们终于找到了突破时间与空间局限的方法,拍摄中的多次曝光就是其中一种所谓多次曝光,就是拍时在一张底片上进行两次以上的曝光,使单一的画面溶合若干时空,产生并合和重叠的效果。这种画面形象是人眼所不能见的,所以别有一种“似与不似”的魅力,格外引人兴趣。

《春之歌》这幅舞闐作品没有去追求造型的清晰与瞬间性,而是利用摄影造型语言表现其流动感,使我们犹如看到春风中的流水行云。作者用三次曝光拍摄的舞姿,把凝固美与运动美结合起来,调动读者的想象,从而极大地丰富了单幅画面的表现力。

值得注意的是,多次曝光的前提是内容需要,如果不论什么内容、画面都来个多次曝光,势必以辞害意,适得其反。

再者,多次曝光也需一个实践摸索积累经验的过程如最好选择深色背景,以免杂乱什物搅扰画面又如要有周密计划,避免扑空或疏密不当;再如,多次曝光的每次噪光量等具体技术;都要在实践中探索创造,以事富摄影艺术的表现方法,努力开拓摄影艺术的阔天地。

这幅作品表现的是少数民族运动会上朝鲜族姑娘荡秋千时的欢乐情绪,强调了飞动感,生动而鲜明的摄影造型颇引人入胜。那横空的荡绳,裙衫飞舞的身影,好似鸥鹭从天而降;那流感极强的背景色块,令人赏心悦目而为之神往。

摄影是光的艺术,作者巧妙地利用了适当的侧逆光勾勒出主体,并将深色背景中的彩旗、民族服装,拉成斜线和斑状的光影,造成强烈的动势,突出了运动者的速度与健美。摄影又是瞬间艺术,作者运用了多次曝光的手法,在运动者两次达到同一高度时曝光两次,从而出现了既重叠又稍有距离的有趣影像。在这里,摄影又是创新的艺术作者突破了瞬间的局限,没有采用常见的把人“固定”在空中的拍法,而是采用弧形追随法拍摄,使人物衬托在划动的背景上,主次分明而虚实得当。看,瞬间的形态孕含着时间与形体的流动过程;静止的画面充满运动的活力;无声的形象飞荡着欢乐的音响。只在瞬间,不在瞬间,这正是这幅作品的魅力所在。

普通摄影从简单的纪录开始,技术可以让作品更加好看,能让人过目不忘的作品从走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