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人气淡 房租高……昆明网红美食街圆西路30多家时间:2020-05-03 10:09

掌上春城讯4月初,昆明圆西路淳朴饮品的老板把店内一干物品放到了闲鱼出售,价格都很低。

“就没什么人,一天还要担着几百元的租金。耐不住了。”老板说。来店里拿东西的时候,市民老杨发现,店铺挨个贴出转让告示,怎么昔日一片红火的网红美食街竟如此衰败。圆西路究竟怎么了?17日下午,记者进行了走访。

和以往的繁华热闹相比,这条路真的冷清太多。以前汽车一般不会选择从此经过,而现在,即使隔离栏边停着几辆电动车,减少了路宽,汽车也毫不在意。因为道路正中没了乱穿、乱逛的行人。

街边,店铺隔三岔五贴出转让通知。鲜果超市、滇味小吃都关了。在小吃店、奶茶店的门口,快递小哥都在休息,三五个一起聊着天、玩着手机。根本不在意接单、抢单。

走了一圈,开小吃奶茶门店的依然最多,小吃60家左右、奶茶30家,其他药店、美发店、水果店等零散的分布着四五家。关门或者转让的店铺达到了30家左右。

一位市民表示, “跟以往几次比起来,这里闹市的喧嚣少了很多,行人走在栏杆两侧的人行道上也不必再互相避让,以前20分钟逛完的门店,现在也许10分钟都不用。车辆来往也顺畅了很多,偶尔有超车的小摩托会按下喇叭,扰人清静。”

另一市民说,记忆中的园西路总是很费钱,这里的奶茶和小吃让我不知不觉掏空了钱包,烤猪蹄、水果捞、炸洋芋、大鸡腿,想起我就流口水。走了一圈,大学的校门迟迟不开,整条街的经济也随着被“锁”了起来,失去大量消费者。

有店家说,导致大量店铺关门的原因就是房租高和消费者减少。来到一家正准备关门甩卖的杂货店,门头写着“最后三天,全场10、20、30(元)”,忧心忡忡的店主刘大哥说,他租的店面由于空间较大,也靠近学校,一个月房租就要4万左右。以前有很多学生来买东西,还能有点盈利,但是这几个月没了消费者,自己也撑不住了。

开披萨店的小杨也面临着关闭店面的问题,现在一天仅仅只卖出去10多个披萨的他显得有些焦急。“我们这家披萨店才开了半年,前面几个月一天能卖出去400多个,收入几千块,现在嘛一天最多也就十几个披萨(卖出去),收入几百块,还要交房租。原来是有五个工人的,现在只剩我一个了,我打算把这个店转让出去,然后再去做其他的。”

和刘大哥一样,小杨告诉记者,经营不善的主要原因还是疫情爆发,导致周边的学校迟迟不开学,从而丢失了大量消费群体,入不敷出。

淳朴饮品老板:店里还有些东西没处理完。现在生意太差了,一天还要担着几百元的租金,耐不住了。等再开几天,能转就转,实在不行就关门。

云南地方史学者赵立表示,这条网红小吃街由于靠近云南大学校本部,学生作为消费者还是比较多的。原来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寸土寸金,不管做什么都卖得掉。但现在受疫情影响,学校推迟开学,加上搬迁呈贡,分流人群,造成消费人群急剧减少,正经历断崖式下跌。

昆明独立房地产分析师姜国君认为,虽然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控制,餐饮厅面服务也已经恢复,但此前歇业造成的资金紧张使部分小餐馆难以维持经营,而当下居民消费水平有所降低,也使餐饮业面临被动局面,故而出现了这一轮关闭潮。

也有一些行业并未遭受相关打击,比如集贸市场以及大型超市等,其中更有一些生活必须物资一时间十分紧俏畅销。姜国君建议,经营者需要从转变经营思路、扩宽消费渠道等方向来寻求新的突破,把疫情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从城市商业地产的角度看,商铺不仅是产品、服务发生交易的场所,在智能时代更应该成为信息交互的节点。若传统经营模式难以维持,经营者需要打通更多的信息壁垒、汇集更多的服务价值。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从商业地产角度来讲,不少商铺都遇到了这些问题,客观的来讲,需要有关方面积极防范。这些商铺的压力,一个是房租,像这种大学周边的门店的房租都是比较贵的;一个是需求没有起来。即便是开学以后,影响也还会延续。有关部门应该对社区商业,高校周边的商业,购物中心等进行一些支持和补贴,让他们能渡过这个难关。

同时,记者还联系了住建部咨询专家、中央电视台特约房产评论员、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他认为,目前疫情虽说已经得到基本控制。但像个体户这一块的复工复产效果并不是很好。一方面由于很多学校延迟开学,这对消费需求有很大影响。此外,很多个体户、商户也没办法解决高租金的问题,最后可能只会选择关门。

针对这种情形,地方政府一方面可以对这些商户、个体户进行一定补贴。或者把一部分补贴的钱给到商铺业主,然后让业主来进行免租,这样有助于帮助经营者渡过难关。此外,也可通过银行低息贷款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