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超级观点|美股熔断、股市重挫,全球金融危机时间:2020-03-26 16:25

2、金融危机中的“大肠杆菌效应”是造成很多金融机构倒闭的重要原因,稳定社会大众的心理是稳定市场的重要手段

近期美国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心,再加上新冠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两者的结合是否会导致全球金融危机卷土重来成为了热议的话题。这不禁又让人回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场美国金融危机。

黑格尔有句名言,我们从历史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没有从历史中得到过教训。金融领域也是如此,危机就像重感冒一样总是间歇性发作。

当年的“救市三人组”——伯南克、盖特纳、保尔森近期联手撰写了《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这本书,重新反思这场危机带来的深刻教训。可以说这本书来的是恰逢其时,能够给当下的我们提供多方位的思考与启示。

经济历史学家金德尔伯格提出了金融危机的基本模式——狂热,之后是恐慌,最后是崩溃,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也是延续了这个三部曲模式。危机开始于疯狂的借贷,在危机爆发的前几年,美国已出现债务的迅速增加。普通家庭债务过度扩张到了危险的地步,美国的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抵押贷款公司等机构也开始了信贷扩张。

从国家层面看,美国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依靠其他国家的储蓄而生存着。信贷繁荣对于危机爆发起到了主要推动作用,华尔街的金融家更是推波助澜,他们将抵押贷款分割成现代金融中无处不在的复杂金融产品,从而让人丧失警惕,进入更加狂热的逐利状态。

从经济理性角度看,高负债意味着风险增加,一旦有经济波动就会出现债务违约,从而引发一连串严重后果。但此时的人们相信与资产证券化紧密相关的房地产市场会持续向好,房价会继续上涨,非理性的因素占据上峰,如同大坝已漫顶只在等待裂纹的出现。

再看问题的另一面——监管层面,可以说,整个美国的金融体系监管缺位较为严重。虽然商业银行拥有最为规范的监管,但监督责任被分配给了若干监管机构,这些机构分别被赋予不同类型的监管权力,因而经常面临监管边界模糊不清的状况。在商业银行体系之外,监管则是更为宽松。彼时的美国出现了很多具有银行特征的非银行金融机构,许多风险已被转移到这些在传统银行体系约束和保护之外运作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这些风险被美国割据化的金融监管格局所忽略,联邦贸易委员会、美联储和许多其他联邦以及州的机构都有各种金融消费者保护责任,但这不是其首要监管任务,这就造成了对于非银类金融机构的监管缺失。

另一个关键的空白是虽有众多金融监管机构,但在事关金融体系的系统性监管方面还有缺位,这些监管机构都不负责分析或防范系统性风险。没有一个监管机构负责维护或者监控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健性,这对于处理具有全局性特点的金融危机来说是极为不利的,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危机影响的进一步恶化。

狂热的债务浪潮加上千疮百孔的监管体系,就像秋季极度干燥的森林,一个小小的火星就可引发猛烈的大火。而法国巴黎银行冻结三只基金的赎回,正是第一个火星。

金融危机的大火开始蔓延,公众开始恐慌,此时人的情绪成了市场主导力量,贝尔斯登与雷曼兄弟的结局很大程度上就是市场心理的作用,所以稳定社会大众的心理是稳定市场的重要手段。接下来的工作,便是灭火以阻止经济体系的崩溃。

面对有史以来最为猛烈的金融危机,常规性的手段已无法阻止危机蔓延,灭火队员面临着灭火工具不足的局面。许多遏制危机所必需的行动一直存在广泛争议,比如向金融机构提供贷款和资本,且在美国所特有的政体下需经过冗长行政程序才能获得授权,这与处理金融危机工具所需的即时性形成巨大矛盾。幸运的是,这一次,“救火队员“及时争取来了灭火工具,通过多种救市手段扑灭了这场金融危机大火。

从书中所叙述的政治博弈过程,也可看出救市三人团向国会争取政策中的艰辛与无奈。当然这种情况并非美国仅有,这是具有制衡性以及科层制特点的行政体系本身所具有的特性,因而如何从制度安排层面来提升应急效率是应有之义。作者近来指出,国会取消针对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联储和财政部的强力危机处置工具是不利的,这些工具对于阻止类似2008年的金融市场恐慌是非常重要的。三位作者对美国应对潜在金融危机的能力表达出不同程度的担忧,尽管他们认为美国已经可以承受下一次危机,但美国应对危机的工具中仍存在一些弱点和缺陷。必要的政府救市措施和市场机制调控,都是处理金融危机的有效手段,“不管黑猫还是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金融活动也是人类的一种社会性活动,从人类群体性社会活动层面上来说这些社会性活动还是有很多共性的,所以在社会性危机处理方面也有一些共性特征。近期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以及很多国家带来了较大的影响,很多领域也受到了比较严重的损失。美国金融危机的化解经验对于当前的新冠肺炎疫情应对还是有可借鉴之处。

金融危机中的“大肠杆菌效应”是造成很多金融机构倒闭的重要原因,人们的心理恐慌有时危害大于事件本身,会起到放大器作用进而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所以在危机化解中要高度关注个体心理,安抚民众情绪,积极开展心理辅导工作,政府在疫情趋势扭转后对这个方面也提高了重视程度,可以看到政府出台了很多措施来安抚疫区的民众心理。人的心里稳了,很多事情也就自然好解决了。

金融危机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监管不到位,有很多监管空白以及存在交叉关键问题。如果有良好的监管体系,美国金融危机的损失不会有那么大。

同样的道理,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初期由于对疫情的监管不到位造成了疫情的快速传播,形成了极为不利的局面,后期经过政策调整,以全面排查、不漏一人、全部就诊、限时完成的导向迅速扭转了局面,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从这里可以看出全面而有效的监管是化解危机的重要手段,这也是今后在应对危机时所要吸取的经验。

金融危机的化解工作也要有后续的配套推动措施,这样才能让经济实现稳步回归常态,美国采取了很多经济复苏手段来刺激经济恢复。

而当前疫情已经实现了战略性扭转,前期很多行业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尤其是中小企业经营压力很大,这个时候就要积极出台扶助性政策。通过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成本,以政府的有形之手来促进企业复工复产,帮助企业走出疫情影响的困境,这是今后一个时期需要做的重要工作。

“超级观点”栏目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