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山东企业家被羁押1643天后无罪,厂房成了婚纱摄时间:2020-03-30 08:39

员工散了,厂区杂草丛生,到处挂着蜘蛛网,只剩下锈迹斑斑,无法运转的机器。“曾经那么红火,现在如此凄凉。”时隔4年多,57岁的满增志走出看守所,来到自己创办的工厂,神情凝重,连连哀叹。这片废弃的厂房属于山东省德州市巨嘴鸟工贸有限公司(下称“巨嘴鸟公司”)。作为这家企业的董事长,满增志是山东知名企业家,曾获得“山东省劳动模范”“德州市十大杰出青年”,但如今他却从亿万富翁变成了“亿万负翁”。

2014年10月10日,满增志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10日被逮捕。此后该案历经原审一审,原审二审,重审一审,重审二审,数十次往返。2019年12月18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裁定:满增志无罪。

今年1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见到满增志,他谈论最多的是被羁押时间太长,错过了企业发展机会。前不久,有部门建议他将公司申请破产,他不愿意,他说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解决‘旧疾’,恢复生产。”

与红星新闻记者见面,满增志特意将地点安排在巨嘴鸟公司,他曾经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一边是办公桌、书柜,一边是接待朋友的茶室,内间还有供休息的卧室以及洗手间。书柜里摆着企业和满增志曾经获得的众多奖杯和荣誉,书柜旁还有一个大鱼缸,鱼和水都没了,只剩下灰白色的水垢。

因为几年不在,办公楼停止了供暖,他将一台嗡嗡作响的空调打开,向记者表示抱歉。他身材敦实,满面红光,披一件黑色大衣,总是一边说话,一边不停抽烟。“很多人都说我不像刚出来的(出看守所)。”他指着鱼缸上方“宠辱不惊”的书法作品,开玩笑说,他基本做到了。

满增志1962年出生于距离巨嘴鸟公司七八公里的满庄村。高中毕业,他被分配到当地供销社工作。上世纪90年代,下海创业风潮涌动,他辞去工作开始创业。第一份生意是骑摩托车到200公里外的滨州贩海鲜到德州卖。赚到第一桶金后,他成立了一个棉花工厂,经营五六年,他关闭棉花厂又创办了木材加工厂。

公司材料介绍,巨嘴鸟公司是一家以粮食收储为基础,以面粉、面条加工为支柱,以小麦胚芽粉精制为亮点的省级重点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公司占地130余亩,日处理小麦800吨,日加工面条20吨。面粉品牌“巨嘴鸟”曾荣获中国名牌称号。

与此同时,满增志被村民推选为满庄村的村支书。作为村里先富起来的一波人,除了安排村民到公司就业外,他多次出资为村里打深水井,修下水道,铺柏油路等。

企业越做越大,2008年满增志又投资了山东江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口生物公司”)。这是一家占地300余亩、职工近200人,采用世界先进的工艺技术,以小麦为原料,从小麦面粉中提取蛋白质,加工成为活性谷朊粉的企业。

但是,江口生物公司刚建好,金融危机到来,以出口为主的谷朊粉价格大跌,加上用于生产的蒸汽一时没办法解决,公司陷入困顿。据满增志讲,2012年3月,他将江口生物公司转让给中纺集团,投资了2.29亿,转让只有1.5亿,亏损了8000多万元。

满增志没想到,投资江口生物公司失败成为他日后身陷囹圄的“导火线”。此后,巨嘴鸟公司资金链条就靠银行贷款,但是当时信贷政策宽松,没感到多大压力,随着信贷政策收紧,2014年春节,公司经营感到了压力。

据巨嘴鸟公司财务主管马宪伟讲述,2014年7月,恒丰银行的1500万贷款还旧后,银行没有重新放贷;同年8月,民生银行2000万元银行承兑汇票收回后也没有再贷给公司。“银行抽贷直接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出现运转不下去的状况。”

2014年10月9日,一群民警进入巨嘴鸟公司,带走公司账目,并传唤满增志和妻子安玉玲到公安局配合调查。第二天,满增志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11月10日被逮捕。

满增志一直认为自己无罪,原本以为配合调查清楚,很快就能出去了。但是时间越拖越久,他无奈,气愤的心情也被消磨完,只能自己看书。

妻子安玉玲因为高血压,从“被逮捕”换成“监视居住”。此后一年,她一边住院,一边想办法“营救”满增志。企业停转后,她特意将每个部门的技术骨干留下来,以便满增志出来,企业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生产。可是,一年过去了,人还没出来,员工只能散了。

2015年7月8日,检方向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满增志和安玉玲涉嫌合同诈骗罪、骗取贷款罪、骗取票据承兑罪、集资诈骗罪、诈骗罪。

起诉书显示,经查明,2014年6月,满增志明知巨嘴鸟公司资不抵债,仍虚构随时结算小麦款的事实,向周边粮农大量收小麦并发放储粮证,后将收购来的小麦加工成面粉进行销售,以销售面粉款偿还银行贷款,造成631户粮农的小麦款不能结算,涉案金额779万元。除此之外,另一份追加起诉书显示,满增志和安玉玲以公司名义向多家银行申请贷款的过程中,隐瞒无力偿还贷款的真实情况,骗贷1950万元;同时以委托收购小麦、公司经营需周转资金、偿还贷款为由,骗取多家公司和个人,共计5990万元。

在安玉玲看来,向周围粮农收小麦是多年留下的传统,粮农在工厂储存小麦,可以随时提取面粉或小麦款,不存在诈骗。另外,银行的贷款在满增志被抓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逾期,5990万元的社会借款也全是向兄弟企业和朋友借的,同样不存在诈骗。

“被查的前一天都还正常生产,人一抓,全乱套了。”安玉玲说,满增志被刑拘后,粮农听到消息,开始找相关部门讨要小麦款,由此公司陷入恶性循环的困境。

随后,一审法院认为,满增志和安玉玲构成骗取贷款罪,满增志被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万元;安玉玲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40万元。

满增志和安玉玲不服,以“不构成骗取贷款罪,一审程序违法”为由提起上诉。2017年7月27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在变更罪名前未听取控辩双方意见,违反了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于是裁定:撤销判决,发回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第一,被告单位向粮农发放经营粮证、存储小麦是多年形成的经营方式,无证据证明采取骗取手段骗取粮农存粮;第二,被告单位和被告人向银行贷款均是归还原来旧贷后借新贷,银行工作人员对倒贷行为明知,无证据证明银行因被骗而发放贷款;第三,向社会个人及单位的借款均用于单位生产经营,向公司和个人借款时,没有使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欺骗手段,骗取他人财物。

而在德州中院判决之前的2019年4月9日,被羁押4年6个月的满增志获得取保候审,走出了看守所。至此,他被羁押了1643天。此后,检察院抗诉,该案又历经重审二审。2019年12月18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2019年12月24日下午,满增志到法院领取裁定书。在法院大厅里,一名办事员将裁定书递给他,让他签字,签完字办事员转身走了。“这就完了,这就完了……” 满增志愣在大厅里,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那份裁定书太重了。”满增志没想到一个历经5年的案子,就以这样轻松的方式收场了。他感到委屈,坐在回家的车上,哭了一路。

1月3日,红星新闻记者和满增志再次来到巨嘴鸟公司,宽阔的厂区空空荡荡,杂草和树木疯长,曾经储粮的仓储设备、生产面粉的机器全都锈迹斑斑。

最近两年,满增志家人为了给还留在厂里的两三个工人支付工资,将办公楼和一间厂房租了出去。办公楼租给一家建筑公司,现在只留下二楼满增志的办公室。厂房租给一家婚纱摄影公司,他们将巨大的厂房分隔成众多婚纱照场景。

满增志到厂里的那天,正好遇到一对夫妻在拍婚纱照。内景拍完,这对小夫妻觉得破败的厂区很好看,于是和摄影师来到停转的机器前取景。满增志上前打招呼,摄影师不认识他,经一旁的人介绍,摄影师才停下手上的活,带他到室内参观。

满增志对厂区里的每间房、每台机器都很熟悉,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记者介绍。在一辆印着巨嘴鸟标识的大巴车前,他停了下来,有些伤感。那是曾经接送员工的大巴车,如今车身掉漆了,车胎也瘪了。“那时候送粮的车,运货的车,接送员工的车来来往往,可红火了。”

厂里的绿化树疯长得厉害,几天前,满增志叫人将厂房前的树修剪了一下。修剪后,“巨嘴鸟面粉”的大招牌,走在厂区路上就能清晰可见。“这个品牌像我的孩子一样,培养了20年,现在什么都没了。”满增志面色凝重地说。

“很多人认为企业有贷款就是经营出了问题,其实他们根本不懂经营。”满增志有些激动,他心中耿耿于怀的就是被羁押时间太长,错过了企业发展的机会。

对于接下来的国家赔偿,他考虑的不多,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解决“旧疾”,恢复生产。“我的问题是小事,如果有关部门能帮忙恢复生产,我甚至可以放弃国家赔偿。”

与红星新闻记者见面的第二天,满增志的一位老朋友从北京来看他。他向朋友介绍了自己的规划,他希望用两年时间把巨嘴鸟公司再做起来。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他向朋友承诺。朋友立即纠正他,“你是无罪,你这不是跌倒,你就当休养了5年。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