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由盈转亏、市值腰斩矿机第一股嘉楠科技被疑“时间:2020-04-26 09:29

数据显示,2019年嘉楠科技营收14.23亿元,同比降低47.41%,净亏损为10.34亿元。根据嘉楠科技此前披露的招股书2018年则为净利润1.22亿元。财报发布后,嘉楠科技股价应声下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0%。截至4月17日,嘉楠科技股价每股4.44美元,总市值6.96亿美元。与发行价每股9美元相比,股价跌幅超过50%。

公开资料显示,嘉楠科技成立于2013年,是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于2019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2020年2月,嘉楠科技遭遇了做空机构的阻击,被指隐瞒关联交易1.5亿美元。

尽管嘉楠科技已经不满足做一家矿机公司,而是将自己定性为一家聚焦AI芯片研发生产的“半导体公司”和“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但嘉楠科技又能否讲好AI与芯片的故事呢?

4月9日,嘉楠科技公布了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2019年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这也是嘉楠科技上市之后交出的首份财报。

财报显示,嘉楠科技2019年第四季度总净营收为4.63亿元,相较上年同期2.78亿元同比增长66.8%;净亏损7.98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2750万元。

从2019年全年来看,嘉楠科技总净营收为14.23亿元,相较2018年同期27.05亿元缩水90.09%。报告期内,嘉楠科技由盈转亏,全年净亏损金额为10.35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22亿元。

嘉楠科技在财报中指出,2019年营收下降与整体运营开支以及行政费用增加有密切联系。报告期内,嘉楠科技整体运营开支为5.39亿元,而2018年为3.75亿元。

作为一家矿机厂商,嘉楠科技研发开支为1.690亿元,与上年同期1.90亿元相比下滑10.9%。不过,2018年、2019年2年间,嘉楠科技研发开支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8%、11%。

财报披露,嘉楠科技2019全年营收成本为19.39亿元,上年同期为21.97亿元,同比下滑11.8%;公司2019年毛亏损5.16亿元,而2018年毛利润为5.082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3.48亿元,而2018年为1.47亿元。运营亏损10.55亿元,而2018年运营利润为1.33亿元。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嘉楠科技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计为5.17亿元,该项数据在上年年末为2.59亿元。嘉楠科技方面表示,现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以及来自经营活动的预期现金流将满足公司未来12个月的正常业务过程中的预期营运资金需求和资本支出。

在美上市仅三个多月后,嘉楠科技就遭到了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的阻击。今年2月份,Marcus Aurelius Value指出嘉楠科技与关联方、虚假实体进行交易,以此来虚增收入、伪造财务数据。

做空报告指出,嘉楠科技在美股上市的前一个月,与一家名为雄岸科技宣布达成“战略伙伴关系”。彼时,雄岸科技称,预计2020年出资1.5亿美元向嘉楠科技购买设备,而这一数字接近嘉楠科技过去一年的全部收入1.77亿美元,做空机构对其真实性表示质疑。

据了解,雄岸科技为港股一家小市值公司。据雄岸科技公布的2020财年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只有现金约2257万新加坡元(约1618万美元)。

做空机构认为,以雄岸科技的规模和拥有的现金,远远不足以向嘉楠科技购买价格高达1.5亿美元的设备。值得注意的是,在该笔交易中,雄岸科技与嘉楠科技还存在关联关系。企查查显示,雄岸科技董事长姚勇杰,同时也是参与了嘉楠科技天使轮、A轮投资的暾澜投资的董事长。

然而,在嘉楠科技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中,其并没有披露这笔关联交易。

对此,做空机构怀疑,嘉楠科技与雄岸科技的交易乃是虚假的关联交易,其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嘉楠科技用来向投资者炒作公司财务前景的一种手段。

做空报告也提及,在嘉楠科技尝试在中国上市之前,关联方交易也贡献了不少销售额的增长。2016年申请重组上市的文件中显示,杭州微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突然成为了嘉楠科技最大的客户之一。

做空机构认为,杭州微推是一个明确的关联方。最开始由嘉楠科技的联席董事长孔剑平控制,后来于2017年转让给独立董事孙启枫,后者负责监督嘉楠科技在中国的销售和营销活动。虽然杭州微推的关联方性质在向深交所提交所提供的文件中有所披露,但提交给SEC的文件中并未提及。

做空机构怀疑,杭州微推只是为了和嘉楠科技开展关联交易的壳公司。杭州微推的注册地址于嘉楠科技的注册地址在同一幢写字楼内,仅“一墙之隔”。

工商文件显示,微推只有4名员工,成为嘉楠科技的客户前不久,刚将其注册资本从100万元增至5000万元。但在2017年嘉楠科技反向并购失败后,其注册资本又减少到100万元。

在做空报告发出后,嘉楠科技股价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超过10%,当天至收盘大跌7.48%。不过在次日,嘉楠科技的股价不跌反涨10.15%。

随后,美国洛杉矶一家股东权利诉讼公司Schall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嘉楠科技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嘉楠科技被指控违反证券法。

此后,两家美国律所 Rosen、Bragar EagelSquire 先后加入队列,并在 Yahoo 张贴布告寻找嘉楠耘智的投资者,号召投资者联系律所以提起集体诉讼。

至 3 月 4 日,Bragar EagelSquire 率先出击,开始代理嘉楠投资者 Phillippe Lemieux,在美国俄勒冈州地方法院提起了集体诉讼。除了起诉嘉楠科技之外,原告同时起诉了嘉楠科技IPO 的承销商,Galaxy Digital、华兴资本、华泰金融控股和招银国际金融等。

嘉楠科技和AI的故事很早就开始了。在2015年,嘉楠科技开始进行人工智能芯片的研发。2017年12月,嘉楠科技预发布了全球最早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

2018年,嘉楠科技正式推出第一代AI芯片“勘智K210”,产品的商业化从今年3月份正式启动。资料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公司在半年内向AI产品开发商发货53000多块芯片和开发套件。

对于芯片业务规划,嘉楠科技在招股书中给出了规划:目前正在开发第二代28nm AI芯片产品,并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开始量产第二代芯片。同时,计划在2020年下半年推出第三代12nm AI芯片。

嘉楠科技提到,今年第一季度,新产品的研发未受疫情影响,已于二月份完成研发工作。此外,基于台积电5nm技术的产品也正在紧锣密鼓的研发中。

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期间,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曾对媒体透露,2019年公司的AI业务的收入预计达数千万元级别,公司的目标是计划用3年时间实现公司矿机与AI业务收入比例达到1:1。

“在AI业务方面,基于K210产品也已经面世,嘉楠科技相继和国内头部客户建立了战略合作,包括与国内科技农业头部企业达成战略合作,面向农业领域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等。”嘉楠科技方面提到。

但根据招股书,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比特币矿机以及其他比特币矿机零件和配件的销售额分别占嘉楠科技总收入的99.6%,99.7%和99.4%。

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研究员杨延超向记者表示,从发展策略来讲转战AI和芯片是没有错的,但从经营策略的角度来讲可以“采取两条腿走路”,一边继续深耕矿机市场,一边向AI和芯片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