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没比赛可写?还能当奶爸,做主播……疫情下的时间:2020-04-29 16:02

新冠疫情持续,全球体育赛事陷入停摆。疫情冲击着体育行业的方方面面,体育媒体作为行业的“守望者”,影响同样深远。

当电视节目滚动播放着过往赛事的“旧闻”,体育新闻工作者如何完成他们的日常工作?当依靠双腿走南闯北的体育记者,被迫“家里蹲”,全球体育记者又是如何度过这场疫情的呢?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全球体育赛事几乎都被按下了“暂停键”。篮球赛事自然也不例外。不过,苏群却也没有停下忙碌的脚步。除了继续打理自己的公众号,这位“奶爸”如今正忙着另一项工作——陪读。

“赛事期间,出门时孩子还没醒,回来时孩子经常都睡了。这次疫情给了我一段和孩子充分相处的时间。”苏群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介绍,每天上午,他会带着四岁的儿子背全本《三字经》,晚上则会和女儿阅读英文原版《创世纪》。谈到自己的教育成果,苏群自豪满满。

对于常年奔波在外的体育记者而言,疫情改变了他们的工作方式,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体坛周报》副总编马德兴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疫情反倒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整理各种资料,尤其是20年来,我第一次能在家人、孩子身边待足三个月的时间。”

当然,作为记者的本职,写作依旧是体育记者在疫情期间不变的工作。作为业内著名的“拼命三郎”。即使已无赛事可写,但疫情至今,马德兴每个月仍然能写上七八万字的稿子。

“突然没球看没球写,很不习惯,老实说心情不是很好!”疫情蔓延,也让《体坛周报》首席评论员周文渊略有些不适应。“疫情造成的这种乱局,或许会给弱势的中国队一线生机。”在周文渊看来,疫情“危机”,对国足而言,或许岌岌可危的形势中,也有一丝“机遇”。

“虽然赛事停了。但无论是报纸,还是新媒体,内容都没有停。我们还是要不断地做新闻,只不过和以往相比,最大的差别就是:第一,无法到现场报道赛事。第二,有些应该面对面的采访,现在都是电话或者微信采访。”

被网友昵称为“白woj”的《足球报》记者白国华,疫情期间始终活跃在球迷视野中。他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在跟踪于汉超涂改车牌事件后,他的下一篇稿子,已经锁定了当年重庆力帆的投资人——尹明善。

赛事暂停后,“无球可报”的《人民日报》记者陈晨曦,转而去做一些全民健身类的选题。相对于赛程安排的问题,他更关心的是随着比赛被打乱,赛事相关主体与赞助商之间的合同等问题。

疫情蔓延,赛事停摆,苏群明显感受到了大家对篮球关注度的下降。疫情期间,他写作的题材也不再局限于篮球,而是扩展到类似《方方日记》这样的热点题材。

不过,苏群也强调,他的写作并不输出观点,而是希望能帮助年轻读者建立一种“独立思考能力”。

苏群预计,各项体育赛事距离“复工”或许也不远了。“随着国内疫情的稳定,社会活动恢复会成为主基调。虽然美国疫情爆发比国内晚了两个月,但由于两国抗疫政策不同,因此CBA,NBA均有望在6月中旬左右恢复赛事。”

“CBA、NBA肯定会重启,但经此疫情后,很多人可能会明白,篮球不再是生活的必需品。”苏群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在足球记者圈子内,“马德兴踩着梯子在墙头上偷看国足训练”的故事流传甚广。2003年非典期间,时任国足主帅阿里汉带着国足在香河基地封训。为了得到第一手资料,马德兴每天都和同事一起赶到香河,找老乡借梯子在围墙外看国足训练。

“当时香河到处都是韭菜地,那段时间,我是闻到韭菜味就要吐。现在则是一闻到韭菜味,就想到2003年那段香河岁月。经历过那一段时期之后,现在再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其实也就很坦然了。所以,没有特别的感觉了。”马德兴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同样作为记者经历过2003年非典的白国华,似乎并不那么乐观。他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自己“低估”了这次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疫情初期,还一度认为会很快结束,现在想想实在是太天真了。这次疫情(对体育的影响),远远超过2003年非典。”

随着国内疫情逐步稳定,恢复体育赛事也已被提上日程。那么,对于球迷最为关注的问题——未来的比赛到底要不要空场进行?几位资深的体育记者也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苏群表示,他非常支持空场比赛。他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随着检测技术、手段的不断升级,球员、教练员及转播的相关密切接触人员在不间断检测的情况下,完全能在确保健康的前提下进行比赛。

白国华则预计,中超有望7月开赛,而他无条件支持“空场比赛”,“体育可以激励人们更积极的面对疫情。”

然而,周文渊则表示,自己并不赞成“空场”比赛。“理由很简单,为比赛而比赛不符合体育运动的宗旨,也不好操作。”

疫情之下,国内体育赛事的未来何去何从?《人民日报》记者陈晨曦的署名报道,或许可以称得上业界最为权威的报道之一。

“我觉得空场比赛应该在总局的考虑范围之内,联赛涉及赛程问题,越拖越被动,如果以赛会制的方式在一个赛区空场举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至于中超联赛会何时开赛这个问题,陈晨曦给出的“官方声音”是:听国务院和总局通知吧!

塞西莉亚拉各斯是一名居住在荷兰鹿特丹的足球记者、自由撰稿人。去年,她作为FIFA随队记者报道了女足世界杯,今年本要为欧洲杯忙碌一个夏季,“我和同事们开了很多会,想了很多报道计划,然后一切戛然而止,这真的很痛苦。”

日前,荷兰政府延长了对所有大型公众集会的禁令至8月31日。“我认为短期内不会有足球比赛了,我们现在还在黑暗中行走,在不知道走向哪儿的情况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塞西莉亚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塞西莉亚的想法或许并非悲观,而是出于实际考量:“我不赞成短时间内恢复比赛的任何想法。现在恢复体育活动,尤其是足球比赛,太不安全了。

塞西莉亚认为,除了在运动过程中可能传播病毒,医护、技师和经理人等等的生命都有可能受到威胁;球迷喜欢在比赛期间聚集场外,也可能成为高风险因素,“对于新冠病毒我们还知之甚少,恢复比赛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对于“内心强大”的塞西莉亚来说,足球赛事的停止并不意味着生活和工作的停滞,“我给自己找了不少工作,很忙碌也很兴奋。”

塞西莉亚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她最近的作品是对阿根廷U23国家队的中后卫马可塞内西的独家专访,发表在西班牙足球杂志《战情室》的4月刊。这名效力于荷甲联赛费耶诺德俱乐部的年轻人,是这个赛季冉冉升起的新星。

与此同时,她也在撰写一篇有关1962年世界杯意大利对战智利的“圣地亚哥之战”的深度文章。

此外,她的社交媒体账号也很活跃,保持着西班牙语和英语足球新闻的更新,“我希望持续给我的粉丝输出有质量的内容。我会一直思考新选题,读新东西,看看能做点什么调查。”

《埃文斯维尔信使新闻报》的体育编辑雷诺兹入行已有22年。新冠疫情带来的停摆,是他职业生涯从未遇到过的困境。“唯一能与(新冠疫情)相比的是911事件。但在破坏程度上,911只能望其项背。”

据雷诺兹介绍,在美国历史上,体育通常能在灾难发生时发挥团结大众的作用。危机期间,体育活动通常都会如常进行,为大众提供一种分散注意力的方式。

二战期间,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致信总统罗斯福,询问是否应当暂停比赛。考虑到提升士气和转移对战事关注,罗斯福决定继续比赛。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小布什身着印有代表纽约消防局字样FDNY的球服,为棒球比赛开球,以抚平美国人心中的创伤。

然而这一次,体育却不幸成为了新冠疫情的“重点受害者”。海外的体育记者同样无法置身事外。

对于《费城询问报》体育数字主管伍兹而言,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他措手不及。“没有一本指导手册能告诉我们,如何在没有体育活动的情况下报道体育活动。”

如今,伍兹和他的同事只能将工作向线上发展,并探索创办播客。他们的工作内容也与疫情相关,例如如何在户外锻炼的同时保持社交距离等。

伍兹部门的多名体育记者已经被借调到新闻组报道疫情,体育组也面临重组和工作调度。各部门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与正愁难做无米之炊的体育记者同行们不同,白俄罗斯五台(体育频道)记者巴沙的工作似乎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

目前,欧洲五大联赛相继停赛,欧洲足坛步入寒冬。但“逆行而上”的白俄罗斯超级联赛依旧如火如荼。不过,白俄足协曾声明,如果有球员感染新冠病毒,联赛将会被暂停。

“这是欧洲唯一可以看球的地方。”巴沙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说,目前他的工作与此前唯一的不同,就是采访前会备好口罩和消毒用品。但他也指出,不是每一位同事都会在工作时做好防护。

“宁可站着死,也不要跪着活。体育运动尤其是冰上运动,比任何抗病毒药物都要好”,卢卡申科在接受采访时还打趣,喝伏特加、蒸桑拿可以抵抗病毒。

虽然有总统的背书,巴沙向记者介绍,这并不能打消他的顾虑。“我们记者已经在呼吁政府每天通报新冠病毒感染的最新情况,而不是每隔几天报一次。考虑到自身健康,也有球迷俱乐部开始抵制联赛。”

如今,白俄工厂、商店和餐馆照常营业,体育赛事的看台上人头攒动。20日,白俄罗斯各中小学在结束为期三周的春假后重新开学。同一天,白俄罗斯国防部长赫列宁表示,目前国内的防疫形势允许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仪式于5月9日如期举行。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发稿时,白俄罗斯累计确诊新冠肺炎8022例,死亡60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