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仲恺集中整治养鸽,环保整治“壮士断腕”势在时间:2020-04-29 16:03

烤卤鸽、鸽子汤……这些都是用肉鸽做出来的一道道美味。但如今,仲恺很多人,却无心品尝身边这道“美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深圳的宝安建起了“大宝鸽场”,光明红烧乳鸽成为当地三宝之一。

待2010年,陈江、潼侨、潼湖纳入仲恺行政管理范围时,已经有相当的规模。到今日,养殖户有400户,整体养殖规模近300万羽(鸽子),占地约30万平米。

我们来到陈江某村,近百间鸽房,很是“震撼”。鸽房基本都是依山靠水而建,高矮不一,凹凸无序,貌似各种号型的简易工棚铁皮房集中“会展”。(真是破坏了这一片绿水青山)

即使是下雨天,还未靠近就能闻到一股恶臭味,水塘边浮着一些羽毛和杂物,路上也随处可见。

鼓足勇气走进鸽房,不自主地想屏住呼吸。最显眼的不是那些咕咕叫的鸽子,而是一群苍蝇“指引”下的鸽粪,再细看鸽子的容身之所,也是沾满了各类不可描述之物……

鸽子虽然看着漂亮,养殖门槛也不高,但真正的规模养殖,要做到对环境无害、可持续,在鸽舍布置、喂养、鸽粪处理等方面有很高的标准。

鸽粪说是很好的肥料,但如果不利用好,一不小心,就是“毒药”了。因为其呈较强的酸性,会腐蚀建筑物,对地表和水的破坏就更不用说了。

鸽粪常见大量的”隐球菌”,进入人体后,专门袭击人的脑神经系统。网传浙江的一位小伙仅仅被鸽子粪砸了下,竟然得了脑膜炎;长沙和深圳也发生因接触鸽粪未及时处理,患脑膜炎的情况。

在养鸽场,鸽粪处理本身是一笔很大的成本,鲜有鸽农会主动的对鸽粪进行处理,都是堆积在一起。

仲恺对养鸽场整治早就有实施计划,但养鸽户长期发展形成的错综复杂内部利益链(网),造成较大阻力,甚至一度发生不合作的“冲突”。

一些鸽农年轻时就在此从事白鸽养殖,发家致富。一位鸽农说道:“我们2005年就开始养了,都搞了十几年了……”

各地养鸽遭投诉也不少,海南海口、山东德州、浙江台州等地都因为环保投诉,整治过养鸽场,但每每整治行动开始,就掀起不小的波澜……

环境问题是关乎子孙后代生存权的问题,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的利益可以左右的。虽然没有找到转移的路径,但不代表位于禁养区的养鸽场就可以不整治。环境保护,从来都没有价钱可讲。

在集中力量、陆续解决了区内砖瓦窑场、采石场、沙场、养猪场等问题后,养鸽场成为仲恺迫在眉睫要解决的环境问题。

这段时间,陈江、潼侨、潼湖等地的整治力度都极大,工作人员下到鸽场清点数量,为转移清退做准备工作。

在养鸽场附近,我们还看到仲恺专门制定的清退补偿、补贴、奖励方案。这些低矮的、疑似违章建筑,居然还可能领到专门的补偿,确实是没想到的,在浙江台州是直接拆的……

况且,仲恺着力发展的是耗能低、无污染的高新技术新兴产业,养鸽,根本就不是“腕”!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在强力高压反“污”之下,环保问题“零容忍”将会常态化,任何触碰环保“红线”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