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解读东方园林新战略:转舵正当时时间:2020-05-05 09:18

昨天,东方园林(002310)发布2019年年报:财报期内总营收81.3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190.52万元。

虽然与两年前相比业绩数据有些差距,但在2019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的情况下,依靠Q4实现大幅反转,全年实现扭亏为盈,转暖速度确实惊人。之前有人问我如何看待东方园林2020年走势,今天我们就来说说这家公司。

2018年以来,东方园林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流动性危机,在经历发债遇冷、欠薪偿债等问题后,市场信心受损严重。但在2019年8月后,市场对于东方园林的关注开始从现金流重新转向公司质地,这种转变背后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国资入主。

2019年下半年朝阳国资进驻、完成实控人变更后,对东方园林的关键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是缓解流动性危机,优化债务结构。在资金方面,国资掌舵后中长期债务比重增加,并通过担保,促使公司债券信用等级提高,有效降低了融资成本。

第二是现存项目梳理。针对PPP项目,一方面加快已开工项目的收尾,另一方面对尚未开始的项目进行分类,把那些盈利前景不好、支付能力不足的进行关停并转处理,保留那些较为优质的,即盈利能力较好或者当地支付能力较好的PPP项目,以确保获得稳定回报。

第三点是定位和聚焦。针对未来业务方向,东方园林新任总裁刘伟杰曾向媒体披露:公司业务将聚合化,整体上战略分三步走,即环保做强,生态做精,循环经济做优,这是未来组成东方园林业务的主要部分,也标志着东方园林在经历过艰苦摸索之后,重新上路。

这里要对环保与生态简单做个区分。生态保护是针对水、大气、土壤等自然资源进行保护和修复,而环境保护更强调人与自然的关系维系,涉及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防污治理、城市建设等。相比之前以水环境、园林等生态治理为主业,东方园林的新战略中将环保业务做了前置。

近年来无论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等国家战略对于环境价值化、经济量化的带动,还是脱贫攻坚、现代化城市建设的逐步推进,与城市环境规划等相关的环保市场需求不断催化。有专家预测十三五甚至更长时期,中国环保市场增速不会低于15%到20%,2020年市场需求可达2.8万亿元。而国企、央企的不断加入将引发业内大规模的兼并重组,推动行业巨头出现。

这也说明了东方园林的环保战略为什么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环保做强能将东方园林带向何处是2020年如何看待这家公司的关键。

过去几年,如东方园林陷入资金困局的环保企业不在少数。根据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不完全统计,2018年到2019年末,头部受困民企大面积采取股权纾困,产业中有16家环保上市民企发生实质性股权转让行为,其中15家受让方为国资,10家实控人变更。由央企、国企主导投资,进行资源配置,民营环保企业转向细分市场领域或以核心技术、产品和服务能力参与产业分工的格局正在逐渐形成。

但是解决资金问题并不能完全释放环保产业的生长能量,关键还在于技术与服务。通俗来说,污水和垃圾处理的质量并不取决于环保公司修建了多少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填埋场,而是取决于企业通过何种方式提高环境治理效率。

这样的背景下,环保产业的转型与升级成为必然,在4万多家环保企业面临同质化竞争的今天,拥有规模和核心技术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东方园林新战略的背后,业务内核就是技术创新,由资本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过度的迹象正在显现。

单从工业固废危废一个领域来看,2018年我国200个大、中城市工业危险废物产生量为4643万吨,平均每个城市产量为23.2万吨,且年增速明显。国家近几年持续加大危险废物的整治力度,工业固废危废的产量增速还将维持一个相当高的水平。随着危废市场需求的不断扩大,行业供需不平衡将被逐渐打破,而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专业化、重运营、紧贴工业结构迎来产业升级正在成为趋势。

环保业务一直是东方园林的布局重点。目前东方园林在环保业务领域拥有东方瑞龙、九洲环保、中山环保、上海立源、洁驰科技等多家技术创新示范企业,涉及等离子气化熔炉处理、回转窑+二燃室焚烧技术等数十项环保领先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同时建立了外部专家合作体系和自有的环保研究院。

生态治理方面,东方园林的精一方面体现在将项目集中到收益更高、回款更有保障的城市区域;另一方面则体现在项目对于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助益经济发展的长远意义上,真正做出具备生态治理示范作用的精品工程。

作为北京房山区生态协同示范区的东方园林琉璃河湿地公园项目,项目总投资21.75亿元,占地面积约528.58公顷,主要包括:湿地保育区、滨水休闲区、水上活动区、田园风光区四个功能分区。东方园林强调湿地公园的作用不仅在于改善城市生态,还要有文化效应。

对于循环经济发展,东方园林主要集中在工业园区进行循环化改造、环经济产业园区进行智能化升级等方面。比如东方园林正镶白旗静脉产业园就是以无废城市理念为基础打造的,主要包括预处理、无害化焚烧处置、固化填埋、研发中心、污水处理和回用等。一旦建成投产,可以带来上百个就业岗位,每年贡献约2500万税收,这与国家在2020年强调的新基建理念一致。

答案是肯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同时,新基建政策的提出与落地也对现代化城市治理中的环保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国家政策明确:污染防治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三大攻坚战之一,新时代绿色生态环境建设排在极为重要的位置,建设绿色低碳环保的绿色经济体系,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抓手。此外,417会议再次确定基建就是今年经济增速的保障,在环保基建层面,无论是环境治理还是危废处理,都有着广阔的上行空间。

但是对比海外环保行业发展历程来看,作为与社会经济发展相生相伴的长期事业,我国环保产业进化还需要时间。欧美国家在环保领域一般都经历经济发展——环境污染——污染治理几个阶段,产业发展初期以环境改善为主,由国家政策引导,在美国这一阶段的发展历经20年,此后逐渐向市场化转变。不得不说,目前国内环保产业的投资价值还处于被验证阶段。相比于2018年,去年环保行业的上证综指上升了10%左右,但是价值依然需要被挖掘。

面对同质化竞争的升级,东方园林想靠技术创新来应对行业的同质化竞争,这一点从研发人员和投入占比的情况上可以看出来。

相对而言,东方园林不缺项目,在流动性危机解除之后,公司在业务落地方面有一定保障。从技术创新角度来看,公司投入研发和人才团队的成本有上扬的趋势,目前研发人员的数量占比约为26%,同时在研发投入和研发投入资本化方面逐年上升。报告期内,公司共取得专利授权58项,取得软件著作权10项;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累计取得知识产权483项,其中专利405项、植物新品种权20项及软件著作权58项。

从内外驱动因素来看,东方园林的触底反弹或许就在不远处招手。2020年Q1业绩的下滑其实是可以预见的局面,在全球疫情缓解之前,资本市场的脸色大概率不会轻易回归理性,但东方园林自身质地已得到足够强化,相信在未来一段时间能够对市场释放出利好的讯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