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他们说:三位大咖,三个时代,公然为“网红”时间:2020-11-15 15:34

  ?

  ?『时代混响下的自由』

  每一个时代都拥有独特的赞歌,每一个时代都值得被歌颂。在这个混响的时代下,设计百花齐放,萌芽时期的设计还在谈论风格或是流派,但现在的设计,已经成熟到不需要我们去界定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这种“无需界定”,便是自由的最大表现。

  由新浪家居主办

  简一大理石瓷砖承办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 第24站

  12月3号 杭州康莱德酒店!

  什么样的豪华阵容轰动着整个杭州室内设计圈:

  AB Concept 创始人 伍仲匡

  吕永中设计事务所主持设计师、半木品牌创始人兼设计总监 吕永中

  Baptiste Bohu室内设计公司创始人 Baptiste Bohu

  主办方说:“5年,这是一份信念”

  新浪家居全国总编 戴蓓

  戴蓓:从2015年开始,我们和简一大理石瓷砖一起创立的“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到今年已经是第5年了。我们在中国的大江南北,甚至在全球的很多地方,都走过了我们的足迹,今天是我们5年来的第24站。杭州是“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三次经过,今天是第三次再次光临杭州这座城市,所以站在这里尤其激动。

  “环球酒店设计之旅”,我们希望和简一一起,给中国的设计师们搭建一个在设计领域当中的专业探讨的平台,我们在讨论设计的同时,也希望激发一些和设计之外的更多理念。

  工作人员说“太忙了,顾不上喝口水”

  12月3日,由新浪家居主办,简一大理石瓷砖协办的,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24站,杭州,热情开场。在这初冬的杭州,强有力的设计热浪温暖着每一位设计师。

  简一独特的产品展示方式,既展现了产品的超大连纹的特性又彰显着简一对自然理念的无限追求。

  签到现场,设计师们早早就蜂拥而至,只为不错过活动的每一个精彩瞬间。工作人员更是忙的不可开交,甚至忙的顾不上喝一口水,但是能为杭州的设计师们带来精彩的活动,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左到右依次为:Stefano Trovato、阳永清、吕永中、伍仲匡、廖绍塔、Baptiste Bohu、戴蓓

  酒店说“感觉受到了欺骗”

  从左到右依次为:Stefano Trovato、Baptiste Bohu、吕永中、伍仲匡、廖绍塔

  活动明明是3、4百的空间,硬生生塞下了500张椅子,即使这样,还是有些设计师没有座位,站在旁边,进出口都被占满,活动酒店方不禁皱眉“不是说好500人嘛,这也超出太多了吧,不安全呢”

  但每一位到场者都是为了听一听大咖的演讲,提升设计视角,提高设计能力,谁都会不禁为如此积极的进取心而动容呀。

  简一“一切都是为了设计而努力”

  简一大理石瓷砖国内营销总经理 阳永清

  阳永清:简一与新浪家居合作环球酒店设计之旅,今天已经是第24站了,一直以来我们简一品牌都非常注重大理石自然之美的打造,通过技术的攻克,达到了大面积的无限连纹效果,使设计师们更好的应用到设计当中。

  我们专注于设计体验,5年以来与新浪家居一起为设计师们搭建专业的讨论和学习的平台,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使设计师们接触到更加国际化的设计,感受到更加前沿的设计视野。在2020年甚至以后也将持续不断的为设计师们输送优质的设计理念,打造更加具有针对性的专业交流渠道。

  简一大理石瓷砖杭州品牌服务商、杭州华鑫世贸建材有限公司董事长 廖绍塔

  廖绍塔说:今天是我们“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24站,简一和新浪家居已经走过了5年,在设计和生活服务的打造上,我们不断思索、探讨、深入,每个时代都有它们的独特性,在这个分享的时代下,我们百花齐放,这样才筑就了无限的风采。

  简一大理石瓷砖在大家的支持下走过了11年,我们遵循本心,在源上下工夫,致力于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我们希望,通过做全世界最好的大理石瓷砖,让更多的人享受自然之美。

  未来,我们将继续聚焦用户价值,推出更多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期待智慧和思想在流动与碰撞中产生,进步和文明是需要思想和理想来驱动的,衷心地希望简一携手更多优秀的设计师,共同搭建中国设计、中国品牌的大未来。

  简一大理石瓷砖首席设计师 Stefano Trovato

  Stefano Trovato说:

  大理石,是简一正在做的事情,也是唯一的一件事情。在使用大理石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很多问题,而简一就是为了提供这样的机会和解决方案,让人们可以享受大理石之美的同时,能够优化它的性能。我们把大理石的美融入到大理石瓷砖中,可以获得大理石的美以及它优越的物理性能。

  我们在开发过程中,最关注的一点就是大理石体验,更关注人与大理石之间产生的互动,它是有不同层面的。需要考虑到它的视觉方面,与光线的反射,触感,最重要的是它的铺陈效果。

  很多大理石瓷砖比不上大理石的原因是会有缝隙,但经过简一艰苦的研发,终于开发出一种新的技术-密缝铺贴,可以使瓷砖之间的缝隙少于0.5毫米,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开发出了一项新的技术,就是连纹技术,可以在很大的空间里使用,它的纹理是不间断的。这样的特性可以应用到多种空间,并且会产生很多奇妙的效果,为设计师们更好的实现设计本身。

  小贝说“玩转设计元素,因为旅游、电影”

  非常感谢大家来听我的演讲,我很幸运从小我的家庭就会带我出去旅行,我并不是非常喜欢自然风景,而是非常喜欢城市,沉迷于城市里很多精彩的地方。

  作为一个法国人,巴黎当然是我最大的、最重要的一个灵感来源,我非常喜欢巴黎一些美丽的宫殿以及建筑和装饰的细节。我在伦敦也生活过几年,它和巴黎的感觉不一样,更国际化一些,我从伦敦学到的是可以做一些更先锋、更酷的尝试。

  还有阿姆斯特丹、纽约、洛杉矶、巴塞罗那 、罗马等等每个城市都会有每个城市独特的风格元素和特点,这些都会运用在我的设计项目中。

  第二个灵感来源是电影,我会经常把电影中的主题应用到室内设计的灵感中。比如说崇明林舍精品酒店的案例,这个项目的电影来源就是《情人》,是发生在越南的爱情故事。电影的画面,可以让大家大致对电影有关的画面有所了解,给到大家一些神秘感与亲切感。

  伍仲匡说“我要和大家合影,发朋友圈”

  很荣幸能够和“环球酒店设计之旅”一起到杭州,今天我主要想分享的是怎么样将MOMENT转成MEMORY(将一个瞬间、一个时光转成记忆)。

  设计,其实是一个应用艺术,因为设计也是要考虑到很多功能以及很多技术上的要求,所以从一个甲方来讲,一个好的设计就是一个好的生意。但是,我今天想把这个主题比较集中来讲,以我做过的一个餐厅案例来说,我们并不是只为了做一个比较漂亮的很受欢迎的餐厅为目的,最重要的是它可以创造很多的利润,可以使客人有好的体验。我是设计师,是一个可以用很多不同元素、不同文化之类的东西,来变成细节的体验。

  我很喜欢这两个英文字—MOMENT、MEMORY,最重要的就是我们把一瞬间的时光变成一个记忆。我发现最近这几年,我们有很大的改变,这些改变对我们做设计很重要!其实全球现在已经有73亿人,它到底可以有百分之多少用社交媒体呢?我们在亚洲是70%,大部分的地方也达到了一定的比例,比如说南美、欧洲、北欧都达到70%左右,每10个人有7个人都是会用媒体。

  在国外会用INS,在国内会用朋友圈,所以我们怎么样去把时光晒出来呢,每晒一次就是把我们的记忆留下来。因此,我现在经常去看我的INS,看看我一两年前做了什么事情,在不知不觉之间,这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一种生活模式。

  我们把自己的MOMENT通过社交媒体变成MEMORY,大家看到我的MEMORY的时候,因为他可以看到这个MEMORY,就会把它又变成别人的MOMENT,确定下一次我要去哪里吃饭、旅游。周而复始,就变成一个循环,可以为客户创造更大的价值,这对我们设计行业也是很大的模式思维转变。

  吕永中说“此时此地··· ···”

  我的主题是《此时此地》。我一直在思考设计是什么?我觉得对我们来说,就是那个时空,在此时此地,就是今天在此时此地,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一定会留下此时此地的一段记忆。我希望在今天,我讲的是我们所有的创造并不仅仅是为某种物质而创造,是为更多的可能性而存在。

  什么是创造?我觉得天地之美就是真善美,只是需要一个想象的营造来完成。在这里谈到两个,想象和营造,这两个都非常重要。东方善于想象,但是我们今天面对复杂事情的时候,它可能需要一个精确的“道”,就是我们所面对的经验教训是如何来构建的。

  谈历史与未来,谈这个时代,今天我们所谈出的任何一句话,都会谈出历史和未来。但是,实际上在今天我们的这个当代,藏着过去和未来。有人说是古代穿越过来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穿越过来的,也许很多内容是由另外一种方式呈现出来。

  如果从哲学来说,我希望设计成为一种精确的时空建构,我希望去建立一个美好的家园,我希望是通过某一个人的某种需求,去帮他完成接下来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去连接这段时空。所以,精确的时空建构里牵涉到很多我需要的技术。

  我们今天面临的城市都是一样的,我们缺一样东西,但是我们依然繁忙,我们缺什么,这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经常会问,作为设计师,我们会用很多的资源、材料,在不断创造的同时,为什么还要创造?相信一定会问,也曾经问过。我们不缺一把椅子,不缺一座房子的时候,我们到底缺什么?

  这时候我发现可以把我们最缺的东西用设计表达出来,把一个所谓无形的东西有形化或许就是设计最令人动容的东西。

  论坛这些咖居然公然为“网红”正名

  从左到右:戴蓓 俞国民 吕永中 伍仲匡 林森

  主持人:今天我们不得不面对互联网传播,有一个词是“网红设计”,今天餐厅、酒店不做网红设计,好像没有人来吃和住。对这个问题,四位是怎么看的?

  伍仲匡:

  设计不是纯艺术,有商业价值在里面,所以你无论做多么漂亮的酒店,但是一个游客都没有,这就是一个很失败的作品。我们和艺术家不一样,当我变成一个酒店空间、餐饮空间、售楼处的设计师的时候,就变成了是我的责任,等于你是一个厨师,你做了一道菜,你做了多么大的创作,但是你的餐厅每天一个人都没有,这是没有意思的。这就需要不跟风,需要做新的东西出来,背后的创造力就是这样推出的。

  不小心成为网红不是我的罪,

  但是做网红还是可以做的更高级一点。

  吕永中:

  我不太喜欢网红的东西,但是我有没有做出网红的东西出来,我也不知道。网红,当然也是很重要,下次你们如果有兴趣到上海新天地,那个地方好像有点小网红,很多人愿意在那里拍照,现在拍照就叫网红吧,就是愿意去分享,因为那个地方特别,你才去,我觉得如果因为特别而去,没有错,但是如果是炫耀,让别人觉得这是很特别但是不好看,或者不耐看,这是度的问题。网红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在于你是不是正确做了这个事,是这个问题。

  俞国民:

  我个人觉得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它是一种传播,其实网红本身是一种传播的方式,和设计本身没有关系。第二个方面,就是说所谓网不网红,某种意义上说,我觉得没有一个设计是为了网红而成为网红的。只是说你去想一个东西能够打动人,无意之中成为大家传播的东西。这是我的理解,我觉得其实设计与网红没有关系,只是说有东西出来,被传播了,成为了网红。

  林森:

  首先是网红设计师,怎么定义他?其实有的设计师人很红,作品不是很多,但他很会用网络的工具去炒作自己。其实我们并不反对,老一辈人一说网红就很看不起,可是那个年代没有网络、没有微信的时候叫什么?叫酒桌文化。现在的设计师不愿意喝酒,就用社交化媒体营销自己,这没有毛病。

  第二,所谓网红作品,作品要不要迎合市场的需求?我觉得当然要迎合,但是高于市场的。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我们是做内容的话,那么我们就是这个空间的“内容营销商”,我们是来为空间赋予内容,从所有方方面面去考量这个空间,我们赋予这个空间真正该有的内容的时候,我想它要做内核,就不是单纯的网红的东西。

  “有一些时代和时间给我们的偏见词,在某些理解上会有偏差,会有错位。其实可能当你放下所有偏见的时候,再去回到的地方才是本质。这也是回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时代混响下的自由”,最可贵的是“自由”两个字,今天的时代确实给了我们自由发声的机会,不同角度、多元化的机会,中西方可能性的机会,设计给商业带来的机会。但是有一句话是这样的—“被不同时代选中的人都有被这个时代赋予的不同责任”,所有不同时代的人,都在这个时代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和自由传播的可能性,这可能是传播和设计的很有意思的命题。”

  伍仲匡亲自带领导览康莱德

  伍仲匡老师带领设计师们,参观了9-29的独特之处,细心讲解每一个细节以及设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及思考。

  导览了大堂、走廊、电梯空间以及客房的每个角落,使设计师们受益匪浅。

  你没有来,也不要难过

  再来重温一下康莱德酒店的设计吧!

  杭州康莱德酒店

  酒店所在的来福士中心由荷兰顶级建筑师Ben van Berkel领衔的UNStudio倾力打造。风格大胆,标新立异,只一眼就能给人以摩登的冲击感。

  大堂电梯间有一个鲜艳明亮的满月形艺术装置,五颜六色的群鸟非常好看。这样的形式也几乎贯穿了整个酒店,每一幅都不尽相同。

  仪式感极强的旋转楼梯,是整个空间灵动而不失高贵。充分利用塔楼250米的高度和未来感爆棚的建筑结构,高达88米的挑高层叠设计可以清晰地看到建筑的骨骼和观光电梯的运行轨道,大气非常。

  餐厅与澜,整个空间以蓝色为主题色,用琉璃格栅将用餐区分隔开来,很有江南韵味。

  细节之处亦是非常讲究,很多艺术作品还融入了西湖垂柳的元素,让身居其中的人既可以体验到现代的舒适又可以感受到自然的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