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当前经济最大风险在国外 楼市企稳经济有触底复时间:2019-11-09 12:39

在由SMM主办的《2019年华南金属产业峰会暨有色金属论坛黑色产业论坛不锈钢产业论坛》上,弘则弥道(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宏观商品首席施琪从宏观经济分析了中国经济目前总体状况,并从楼市方面客观的阐述了目前经济的运行情况。

SMM11月7日讯:在由SMM主办的《2019年华南金属产业峰会暨有色金属论坛黑色产业论坛不锈钢产业论坛》上,弘则弥道(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宏观商品首席施琪从宏观经济分析了中国经济目前总体状况,并从楼市方面客观的阐述了目前经济的运行情况。

中美经济领先指标的情况,中美继续周期错位去年是“宽货币,紧信用”,今年是“稳货币,轻微宽信用”,市场一直担心的是信用能否传导:银行风险偏好和地产限制

OECD领先指标,指向中美经济周期继续错位,国内市场开始讨论国内经济触底的问题,而海外对美国衰退的预期仍未消除。这种周期错位在大类资产上也反应的比较明显,债券市场反映的是,中国国债与美国国债利差的扩大;商品市场反应的是,微观层面海外商品进口对国内平衡表的一定压力。

去年是“宽货币,紧信用”,今年是“稳货币,轻微宽信用”,市场一直担心的是信用能否传导:银行风险偏好和地产限制

央行去年保持对金融机构利率的宽松,今年逐渐转为中性。表现为国债利率去年的大幅下行,信用利差的大幅扩张,而今年国债的区间震荡,信用利差的回落。市场对今年信用宽松的怀疑点有两个,一是银行的风险偏好,二是地产受限,谁来做信用扩张?

这是为什么今年2-3季度,市场类似2016年1-3季度一样,主要交易资产荒。而资产荒其实就是信用指标的企稳尚未传导至经济层面,在央行还不会紧缩货币的情况下,市场关注现金流确定性。

从近期票据和中长期贷款的变化来看,商业银行有增加中长期贷款的边际信号。从《10月弘则草根调研》来看,商业银行在基建层面有中长期贷款提升,同时,为了保留优质资产,也增加了中长期贷款。

地产销量增速在过去两年,基本走平。“房住不炒”政策,导致市场对地产偏向下看。我们想问的一个问题是,地产销量能否在现有环境下,继续走平?

历史上看,地产销量增速与按揭利率走势关系较大。今年上半年按揭利率出现小幅下行,地产销量增速好于市场预期。当下,“房住不炒”核心目的是,房价不大涨,但也不能大跌。通过锁定二手房流动性,让房地产“慢撒气”。

考虑到5年LPR将维持现有水平,按揭利率基于LPR定价,大概率后续按揭利率会维持窄幅波动。这意味着2020年新房销量增速可能还要维持0到-2%中枢水平一段时间。

过去几个月,无论是中观数据,还是微观感受,都可以发现一线城市新房和二手房在背离。二手房成交量和价格都在萎缩。如果看二手房,会很悲观,如果看新房,比较中性。

1)新房限价造成新房价格与二手房价格倒挂是一个原因。2)限购限贷政策,造成有首套购房资格的人减少,考虑到现在一线城市要卖二手房的人,其购进价格都明显低于当下价格,二手房增值税会是与新房购买之间的巨大成本差距。意味着想变现二手房,必须折价到一手价格或者更低的水平,而二手房个人房东属性,导致价格又调价过慢。二手房流动性被锁定。

这轮地产周期偏平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各城市政策的差异。不仅仅是一二线和三四线的区别。一线城市内部差别也很大!比如深圳和上海北京的差异。最近几个月,深圳二手房是起来的,上海北京的二手房是较差的。同样的货币利率环境,差异点在户籍政策上。“来了就是深圳人”,导致潜在具有深圳购房资格的人要更多一些。以往一线城市是同周期,从15年之后,各个城市的周期属性就交错了。

基于上面的论述,如果二手房流动性是被锁定的,那么市场可售库存的重要变化,还是在新房这侧。库存决定了价格压力,投资压力等多个指标的变化。

无论是我们测算的地产库存压力,还是极低的现房成交增速,都指向当下地产是个低库存的状态。当然市场也没有异议,分歧在于未来。

如果明年地产销量增速继续维持0%,则地产当下低库存的状态,可能还是维持的。又是周期偏平的状态。如果是-2%,库存有缓慢边际累积。地产投资增速可能还是一个非常缓慢下行的状态。

在地产偏平的情况下,杠杆的主要增加方向会在政府这一侧。过去2个月PSL重新开始扩张,2015-2018年PSL主要用在棚改,当下PSL可能主要用在地方政府的基建项目。以往地产驱动国内信用派生,但2018年地产走平,M1下滑。现在地产走平,M1有弱改善迹象。后续要看M1能不能进一步反弹。

上面对经济的判断,最大的风险,不是国内,而是海外。过去3个月,按照我们的领先指标,海外(以韩国出口为表征)贸易应该要企稳了。但却仍然在放缓。是否是贸易摩擦的影响,只能进一步观察。

历史上来看,全球也有自己的信贷周期,新兴市场是这个信贷周期的载体。2000年之前,中国是不靠地产的,全球是不靠中国地产的。经济仍然存在波动。就是靠新兴市场的经济和贸易波动带来的。在这个周期下,大宗商品价格也是围绕其相应波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