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科学探索奖的唯一结果,就是加剧科研不平等时间:2019-11-12 00:26

最近IT巨头们掀起了一股基础科学热,华为老总任正非大谈数学物理重要性,阿里巴巴号称下血本建设达摩院,腾讯又搞出一个科学探索奖,并在上一周刚刚行了颁奖典礼。似乎这些习惯了商业战场上拼杀的嗜血巨头们,突然一反常态,做出一副想引领人类文明的姿态,想再造一个贝尔实验室,或者再不济,创始人当个诺贝尔一样的捐赠者也行嘛。

基础科学的重要性不用多说,用武功比喻,应用技术就像招式,基础科学就像内功,招式易学,内功难修。笔者不否认腾讯的“科学探索奖”出发点是好的,马化腾董事长也确实想为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尽一份力,让科研人员心无旁骛地去修内功,去做那些短期没有经济效益的研究。而且科学探索奖的评选范围避开了那些知名的院士,专门给45岁以下的青壮年科学家,重点强调要直接资助“探索期”青年科技工作者。但是,今年评出的这些获奖名单里的青壮年科学家们,真的能满足“探索期”要求吗?

在今年公布的获奖名单中,读者们可以去这些人的主页简单看一下,就能发现几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带着“杰青”、“青千”、“万人”、“长江学者”这些“帽子”,每个人都已经承担了多个科技部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也就是说,每个人未来五年都有很明确的科研任务,因此时间上并不支持他们自由探索,至少不是全身心地投入探索。

再仔细去挖掘,你会发现几乎每个人都在某些院士的大团队里,这些院士大多是他们当年读博时的导师。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完全自由的科研个体,而是在院士指定的大方向内,不能随意增加新的方向,于是真正大风险的原创性探索也就很难出现在他们身上。那么可能会导致一个比较坏的结果,就是他们用已经申请过国家经费的课题,再来申请这个科学探索奖,最后用一个工作交两份差。

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根本不缺钱。他们每个人都带着“帽子”,都承担了多个科研项目,这些项目的经费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远多于科学探索奖能给的数额,所以科学探索奖并不能使他们改换研究方向。而且因为“帽子”和项目的关系,他们所在的单位给他们的工资和福利都会远多于普通的科研人员。

在他们这个的阶段,可谓院士之下,多人之上,平时经常飞来飞去,不会再工作在科研第一线。而为他们辛苦创造价值的,都是他们手下这些工作在第一线的普通科研人员,从博士生、博士后、到一些副教授、都在为他们打工。科学探索奖的经费一个很可能的去向就是雇佣更多这样的普通科研人员去尝试新方向,这些新方向对获奖人来说,即使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于承担这些高风险探索工作的普通科研人员来说,相当于赌上了职业前景,失败的后果全要自己承担,成功了也会成为获奖人的业绩,这样的奖项比各种科研基金更像是资本雇佣劳动,进一步加剧了科研不平等。

2、学术自由有限,无法放弃已有的项目开展全新的探索,而且增加的探索项目可能会和已有项目重合。

所以说,腾讯的科学探索奖起到的作用仅仅是锦上添花,对任何一个获奖者都没有雪中送炭。而那些真正需要雪中送炭的青年科学家们,与这类奖是无缘的。所以这个奖的最终结果,就是进一步加剧学术上的不平等,也就是常说的马太效应。

腾讯为这个奖请的评委都是院士级别的科学家,不过院士和院士之间的学术领域相差太大,他们最后能够达成一致的结果,也一定是已经有很强成果彰显度的青壮年学者,而这样的青壮年学者往往会符合上面提到的三个特点,这就让科学探索奖失去“自由探索,雪中送炭”的本意,甚至沦为了加剧学术剥削的工具。但反过来,腾讯也不能安排业余评委,把奖给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这样又会出现另一种不公平。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案是不再设此类奖项,就好比发到富人手里的扶贫款还不如不发。

国际上也有类似的青年科学家奖,如美国青年科学家总统奖,想必腾讯的科学探索奖也以此为参考。但那些获奖人相对比较有学术自由,可以展开探索,不会像科学探索的获奖人一样手中项目繁多,且大多隶属于院士大团队,精力和团队都不具备高风险探索的条件。一旦探索失败,发达国家工业界对博士的大量需求也能让一线干活的年轻学者少去很多后顾之忧。而针对想要留在学术界的年轻人,发达国家也有很多雪中送炭类型奖项可以申请,如德国洪堡基金,日本的JSPS等。可以说腾讯的科学探索奖只学到了这些奖的表面形式,完全没有考虑中国国情。

另一方面,中国的基础科研尽管产出越来越多的成果,发越来越多的Nature和Science,但是根本上还是受制于进口科研仪器。很容易想到这次科学探索奖的奖金最终也会大部分流到欧美仪器商手中。所以腾讯有振兴中国基础研究决心的话,完全可以把这份钱用于扶植那些国产科研仪器企业,尤其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业公司,这样对中国基础科研的长远发展更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