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动态NEWS

+-
从问叶到叶问4完结篇,故意消费民族情绪和反美时间:2020-01-04 20:53

如果给内地正在热映的电影排个看片顺序,估计《叶问4》再怎么样也不会排入前三,可因为偶然看到的一句话,这部系列电影的“完装饰设计结篇”却排在了所有电影的前面。

这句偶然看到的话,是《金融时报》一篇题为《中美大环境下细究叶问4》的文章在题记部分的发问:作为甄子丹封拳之作,12月25日美国首映的《叶问4》有没有故意消费日益高涨的民族情绪和反美意识?

其实从2008年的第一部到今天的完结篇,《叶问》系列从一开始就带着强烈的民族主义“胎记”,近乎它的“使命”,当然也是它的卖点之一。第一部在佛山跟日本人打,第二部在香港跟英国人打,第三部在香港跟美国人打,第四部在美国跟美国人打,每一部的“套路”也大差不离,基本上都是前半部分是“人民内部矛盾”,后半部分是“敌我矛盾”,中国人被各种欺压,受到各种不公平对待,一代宗师不得不出面单挑,最终大获全胜收场,民族凝聚力和自信心也在一次次的胜利中高扬。

虽然是“胎记”,也是“使命”,但高扬民族主义一直只是《叶问》系列的手段,而非目的。《叶问》真正的“目的”,显然更宏大,也更深刻。

比如在《叶问》第一部中,叶问在与日本三蒲将军决战前有这样一段独白——“武术,虽然是一种武装的力量,但是我们中国武术,是包含了儒家的哲理,武德,也就是仁,推己及人,这是你们日本人永远都不会明白的道理,因为你们滥用武力,将武力变成暴力,去欺压别人,你们不配学我们中国武术。”

再如在《叶问2》中,在拳王打死洪师傅后,叶问与其约战前的那段话——“中国人烧香这种习俗,除了计时,最重要的,是它包含了我们的谦逊,是中国的文化”。还有比赛完之后的感言—“今天的胜负,我不是想证明我们的武术比西洋拳更加优秀,我只是想说,人的地位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人格不应该有贵贱之别,我很希望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大家可以懂得怎么去互相尊重。”

当然还有《叶问3》中的那段话——“社会是不公平,但是在道德面前,应该人人平等。这个世界不是有钱人的世界,也不是有权人的世界,是有心人的世界。”

不同于前三部的宏大叙事,《叶问4》中的点睛之笔更现实也更接地气,比如当身为太极拳传人的万宗华约叶问另打一场来分胜负时,叶问则反问道:中广州装饰设计公司国人你我之间分胜负有什么重要?更重要的应该是如何改变外国人对华人共同的偏见。而更为中国人所熟知的,还有叶问不经意说的那句台词——“外国的月亮不一定圆”。

《叶问4》究竟有没有可能改变外国人对华人的共同偏见,答案是悲观的,因为既然是偏见,就不可能轻易改变。可反过来看,外国人对华人有着共同偏见,我们对外国人又何尝不是有着某种共同偏见?正如电影中呈现的,外国人口口声声喊着“黄种狗”、“黄猴子”、“懦弱的有色人种”,而走出国门的中国人喊着的则是“鬼佬”、“洋鬼子”。

这样的互动偏见,在前几部中也一直存在,只不过导演没有故意去挑破,而是任由其蔓延,一直蔓延到第四部,蔓延到2019年,终于忍不住了,因为再不说就来不及了。

而在电影之外,这样的“偏见”也广泛存在,而且在今天越来越两极化。一个极端是,认为“西方的月亮就是比东方圆”,中国怎么都是不行的,中国人也是不行的,所以面对中美贸易战等外部威胁时往往表现出“投降主义”;另一个极端则是,认为中国今天强大了,牛逼了,于是就“厉害了我的国”,变得自大和傲慢,鼓噪与美国直接对抗,“速胜论”也开始不断涌现。

所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与其说《叶问4》在故意消费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和反美情绪,不如说这部电影只是将这股弥漫于各处的情绪大胆地摆在台面上,进而展示给世人,让大家都看清楚,傲慢与偏见带来的,只是不断的互相伤害,沟通和包容才是王道。

尤其是以今天人们的眼光来看半个世纪前发生的种种,的确更有警示作用,毕竟当局者迷,我们很难看清楚今天的各种情绪,以及背后潜藏的危机,可时间线一旦拉长,有了距离感,一切似乎都变得清晰起来。